我错了,我改,提意见,我也接受而且是十分乐意给我提意见的,但我不接受找茬,我写的东西差的远呢,我心里有数,所以你愿意看你就看,不愿意看你别看,老子没求你看,别给我哔哔这哔哔那,我都是有想法才动手的,用你说叨。

怨偶本天成2(同1)

       江风眠回来的时候温家的船正在一艘艘向外走,远远的就看见了温逐流站在船头,“温逐流”
       “江兄。”温逐流顿了顿,其实自己在加入温家之前,和江风眠魏长泽本是故友,加入温家也是并不影响同他们的关系,但事到如今,虞紫鸢毕竟是自己打伤的,莲花坞之所以损失惨重没有自己的原因也不可信吧。“你不回来莲花坞今天也没事。”
      “这叫没事。”收起仙剑,江风眠看着火光冲天的莲花坞,“从今以后,你我再见,生死有命。”
       “……各为其主,我不会感到抱歉。长泽若活着也……”
       “那你今天就得死在这”御剑飞起“长泽若在,我们二人联手,你们温家开多少钱,杀多少人。你真当你们能活着走出莲花坞。回去告诉你主子,此事没完。”
       “你夫人金丹被我化了”剑光掠过,“但是还活着,大小姐今天给足了你们江家面子,带你夫人去温家救治了。”
       “把她还我!”硬生生停下剑势,心里一剜一剜的疼,她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居然如此折辱她,与杀她何异,温逐流,我和你不共戴天。
       “还是肯定的,但,今天的事……”
       “把她还我!听不懂人话!”
       “真难得,你会如此生气。因为虞夫人吗?那她和云梦,哪个更重要?”已经和姑苏蓝氏交了恶,如今和云梦江氏也不死不休,温家如今仿真也算是应了大小姐的话,让二少爷败了个七七八八,虽说主人尚在,但人又岂有长生不死的。今天必须让江风眠宣誓成为温家的附属。
       “滚开。”伤了又如何,总不会死了,金珠银珠扶住虞紫鸢,都被化了金丹,但是,大小姐脾气好强,肯定没自己看的开。“我不用你们温狗伺候。”
       “虞夫人。”岐山曾用假身份和江澄相处过一段时日,那是就知道,江澄这脾气十足十学了虞夫人。“温家对不起您,我知道,怎么说也没办法补偿您和莲花坞的损失,但是,请你接受我的赔罪。你们退下。” 
       “怎么,都是温狗,少假惺惺。我们莲花坞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虞夫人,我并非在温家长大,幼年时,我生活在眉山。你见过我的。”
       “……”
       “我是父亲的私生女。不久前才被温家带回去的。大概是父亲对母亲的愧疚,我在温家,是准少主,温家的下任家主。”温筱晓倒了杯茶,“夫人何不坐下,我幼年幸得夫人护佑我,您曾教导我,于情于理当的上我的师傅吧。”
      “早知道你是温狗,就应该杀了你。”
      “我知道。就凭我姓温,就已经罪孽深重了,如果我死了您可以泄愤,我当然愿意”“但是,夫人,我不能死。我是温家嫡系,最后的良心。”“在莲花坞,事出紧急,我说了我要嫁给江澄,只有这样才能护主江家,也护主温家。”
       ……
      “三娘子。”
      “你怎么回来了?送死来了吗?是不是……”
      “不是的,你在这,我怎么可以不回来。”
       眼眶酸酸的,埋在江风眠的衣襟里,紧紧的攥紧了他的衣服,“……愚蠢。”但是,我怎么喜欢你呢。
       “我们回家。”
      

怨偶本天成1(江澄bg同人,有私设。)(ooc慎入,慢更)

      漫天火光,血流成河,单单论实力温家又如何能打的莲花坞如此狼狈不堪,偏偏有一个化丹手做搅屎棍。被化去金丹的小腹隐隐作痛,衣服早已经破破烂烂,不知道谁的血印在上面。“温逐流,你们温家的狗,都如此卑鄙无耻。”
     “住手!”艳阳烈焰在一路赶来的风尘中溅上了江家子弟的鲜血,早都知道这个兄长狠绝,却从不知他亦是如此没有人性,“都给我住手,我带来了父亲的命令!”“兄长,父亲何时说过血洗莲花坞了?”
      “女人家家懂什么?她打我……”
      “父亲让你们撤出去,有什么事,父亲回家和你说。”兰陵金家女子娇媚,云梦江家女子果断,清河聂家女子温柔,岐山温家女子向来妩媚,大概是做惯了娇滴滴的大小姐,说的话总是那么的柔柔弱弱,没有该有的气势。“今天的事,到此为止。”
       “哎呀,筱晓你是不知道,她虞紫鸢居然敢打我,打我不就是打温少爷的脸,打温少爷的脸不就是在蔑视温家,这个事可不能这么算了。要我说,怎么也得……”
      “啪!”“请你也配提温家,不过是我哥的玩物,也敢叫我的名字,真当自己是什么大户出身了。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不过是看不得别人好过罢了。给我滚!”
      “温筱晓!”
      “我说错了吗?哥,现在你自己尚且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别在教训我了。屠戮玄武的事该怎么解释,还不想想。你想杀那些仙门百家的嫡系,真以为杀了他们事情会不了了之,温家再势大,也架不住兄长没脑子去糟蹋!”
      “你……你是故意的护着外人,你……”
      “不算外人。”少女晃了晃手里的银铃“我要嫁给江澄,从今天起,莲花坞就是我婆家,我这么作,何错之有?”

【斑扉】冷漠的爱7(同1)

        也做过暗部,也做过火影,两辈子加起来林林总总生活经历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了。扉间看着因为一点小事鸡飞狗跳的小忍者们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些小孩,太过稚嫩,如果真的说有战争,又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我去布置警戒。”
       作为一度差点被暗杀的目标,土之国的公子,青陨是极没有安全感的,即使宇智波斑亲自护送,但是宇智波斑脾气多么不稳定,谁知道他万一一个心情不好一刀一下先宰了自己怎么办?虽说有其他的下忍护送,但是看着连两条烤鱼都搞不定还烧了自己的衣服的家伙,默默觉得木业的下忍,真真是极不靠谱。青陨默默移开视线,“扉间,等等我。”
     “很危险,你还是回去吧。”青陨虽说是贵族子弟,但是偏僻乡村的生活磨砺了他的锐气,对,抹去了过多的骄纵,留下了贵族的骄傲,抹去了无知的奢靡,留下了难得的简约。千手扉间喜欢和这样的大名一脉交往,没必要互相试探扯皮,没必要低眉安抚,有什么说什么,要什么直接说。很好。
      “没事的,有你在嘛。”青陨不知道自己在千手扉间心里是个什么印象,但是千手扉间给他的感觉很好。是自己喜欢的那一种类型。“扉间,你……”强大又心思细腻温柔大方,慢着,温柔大方,怎么听起来像是形容女人,你确定说出来千手扉间不打死你!“我是说……嗯,算了吧,到了土之国再说。”
       “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埋好钢丝,拍打身上的土,“有话直说,我怎么了。”
      “你……”
       “千手扉间。”贵族有些人就爱干干净净的小男孩,有的人家里还养着一些,看起来这家伙也是这类型,不过,千手扉间,你确定是你的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干嘛呢?准备出发。”
        “不是你说休息一夜吗?”“你可以不眠不休的赶路,他们可以吗?”不管在哪里,过多久,认识与否,我和你始终做不来和和气气的相处。但是如果打起来,我不是你的对手,无论哪里无论何时,或许始终比你差很多,无论哥哥的心里还是本身的实力。宇智波,这讨厌,宇智波斑,更讨厌。“送回去一个死人,干嘛还要走这一趟。”
       “有你在,我看他精神得很。不觉得他很累。”贵族,不过都是一群只会添麻烦的蠢货,如果不是需要一股势力支持,木叶又何须听火之国的那群老家伙指指点点。“算了,好自为之。”最好到此为止。
        “……”什么和什么,好自为之,我又怎么了,不就是没听你的馊主意吗。千手扉间看了眼青陨“该走了。和大家集合。”
        那个人,和我一样的心思吗?走在千手扉间身后,转过头看了眼刚刚宇智波斑驻足的那棵树,不过,我比你有优势,有的时候肌肉发达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脑子很重要。
       “青陨,我还是比较喜欢女人。”又怎么会不明白他那种眼神的含义,流浪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事,自己大概在一开始就知道这家伙看到自己第一眼就是打的什么主意,知道归知道,却从未想过挑明,宇智波斑的一句他精神得很,让自己突然明白,看如今他的样子,不挑明了,大概就纠缠不清。“你清楚的吧。”不用去看,也知道他是什么表情,宇智波斑,你大概就是在暗示我早点解决了这个麻烦吧,我受教了。“走吧,和大家集合。”
       好自为之?呸,那是你没本事得到手,而我有这个本事,凭什么好自为之。扉间,喜欢女人又怎么样,我要你又不影响你喜欢女人。对吧。

冷漠的爱6(同一)斑扉

       似乎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少有的做了过去的一个梦,好像上一世和宇智波斑外出执行任务,路上顺路救了一个小女孩,宇智波斑大概吓到那孩子了,那孩子竟然喜欢待在自己身边,那时候,宇智波斑好像说过什么话?但是,想听一下,或者看他的口型认出来什么话的时候已经天亮了,作为忍者的生物钟千手扉间一向比别人晚睡早起,在母亲们还没有起来做饭的时候千手扉间已经早早的起来收拾好了东西。
        “哎呀!扉间大人,怎么起的这么早?”驿馆的女主人是一个体态微胖的年轻女人,家里男人是木业的中忍,两个人都很知足,安心的求着家里男人每次任务安全回来合家团圆的老实夫妻。凭心而论,千手扉间曾经在第一次听哥哥说什么和平的构想蓝图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向往这样的日子,但是千手扉间是理智的,哥哥可以天马行空敢想敢做,自己却总要为哥哥的想法做法准备退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更何况,哥哥是那么的天真可靠却也不靠谱。“我家桐祝要是起来有扉间大人一半早我都满足了,天天睡大觉,一点也不帮我做点家里活。”
       “我睡得一向很浅,天亮了就睡不着了,没办法。”如果我能有这么一个安心的家,大概会比谁都赖床的紧。“准备今天的营业了吗?”
        “嗯。”年前女人笑得开心“上午的食材都要备好,有的时候客人着急,没空现做食材的。”毕竟驿馆也有兼职餐馆的性质,给住客提供三餐,人来人往也打出了名气,有的时候人们不为住房只为一顿舒适可口的三餐也来一趟。
       “累吗?”说着,手里接过女主人的青菜,“毕竟住了这么久,以后也可能会经常打扰你们,总不能让我闲着”
        “没事的。”虽然这么说,却没去抢那活技“我家老公昨天就和我说了,以后扉间大人留在木业了,能住在我们家驿馆也是蓬荜生辉,要是扉间大人不嫌弃,就当自己家,别和我们客气。”
       “那就不客气了。”
        远远的就听见了他们的说话声,宇智波斑感觉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烦闷的紧,本来早晨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呢。脚下踢了踢石子,原路返回。泉奈做的早餐,很和自己的口味,但是,嘴巴里怎么没有味道似的。
       “哥哥,心情怎么突然间不高兴了。”盛了碗冬瓜汤,“喝汤,顺气的。”
       “哪有不高兴,平时不就这样吗?”看了眼泉奈笑得贼嘻嘻的脸“别扯有的没的,不是因为什么人?”
       “我又没说因为什么人。”小酌一口冬瓜汤“哥哥今天起的这么早,莫不是因为今天要和谁谁去执行任务。平时了没见这么积极呢?迟到半小时都算早的。”
       “我今天就想早起,不行呀”看了眼钟表,时间差不多该去汇合了“回来在和你掰扯,先走了,这次的任务伙伴比较难揍。”
       欸?泉奈放下碗,看了眼钟表“咱们家钟好像快了一个小时。”抬头看,家里老哥早不知道跑哪去了。“啧啧啧,谁家姑娘呀?摊上我哥这么一个家伙”我哥哥可是不会轻易撒手的,逼急了,可能直接下幻术强娶进来。
        很久以后,宇智波泉奈才知道,那可不是姑娘,是正经八本的小伙子,还是千手一族的二少爷!哦哦,还有,他对哥哥意见大的很,哥哥废了很大功夫才得手的。

都快忘了做了多久了

冷漠的爱5 (同1)(斑扉)

      “有你没你都一样。”不一样,或许是没有在战场上和泉奈交过手,所以脸上的那三道伤疤并不存在。真的和柱间说的一样,从外表来看完全不像千手,但脾气秉性却十足的千手。“怎么,胆小鬼有脸说我弟弟?”
       “呵”撇了眼那通体漆黑的忍刀,什么时候这货开始用忍刀了?“胆小?非也。”左腿搭在右腿上,双手微扣打在膝盖上“我是觉得,看到你弟弟那张蠢脸忍不住戳他。不小心搞死了,你不还得发疯。”
       “……”“呐呐呐,不是说正事来了吗?你们这是干嘛?”总觉得再不说话,这俩人非得在这打起来,虽说斑肯定不会动用全力,但是扉间却一定下死手的。“正经事,护送土之国二殿下的事就由扉间和斑你们俩去好了,斑做队长,除了扉间再挑两个好手跟着。虽说你们俩肯定已经够……”
       “拒绝!”
       “不做!”
        呵呵哒,该死的默契。柱间抹了抹眼泪“欸,苦命的孩子们呦,还来不及多多享受几年安定生活,人界就要乱了,这可怎么办?想想那些孩子们就心疼呦。偏偏有能力解决危机的人还不去。怪谁呀?都怪我这个火影太失败。都怪我……”
       ……
       “都怪我不够优秀,要不然一个人劈成两半吧,反正生命力顽强,见不准将来能接回去。”
       “得了,我做。”有这样一个坑货大哥能怎么办?知道他是装的也不忍心。“时间你定,定下了去驿站告诉我。斑……队长。”
       “……最后他是告诉我的吗?”宇智波斑拉开椅子坐在椅子上“别装了,我也去还不行。”
       “呵,我不装你也去。”手按在桌子上,抬起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我告诉你,我千手柱间根正苗红的大白菜,你敢拱一下我和你没玩?”
         “你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坏呢?千手扉间都赶不上你一半。”对付人这一套也就是都招呼在了!千手扉间身上,但放在别人身上其实局内人也看不出来。“算计人起来也挺阴险的。”
       讨厌满月,要说原因的话除了四战时候那映着杀气的血红月色,还有当初杀泉奈那一夜同样是满月,血溅进眼睛里连月亮都红彤彤的,吓人极了。乍一看月亮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揉了揉胳膊,拿起外套盖在身上,床上太热窗边的位置但是正好。捯饬捯饬把床挪到窗边,盛夏的夜晚风舒服的很。
       “啧,想不去也没必要这么折腾自己吧”伸手一推,关上那一扇窗,“着凉了,我还得照顾你。麻烦。”
       “我们千手,人人都会点医疗忍术,着凉这种词永远总不在千手身上。”更何况是我,仅次于哥哥的存在。“别妨碍我,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明天七点,村口集合。”宇智波斑想了想,干脆坐下来,自顾自点了杯茶,看着靠在床头的千手扉间,微微一笑“你像你母亲吧”
      “用你管?”
      “欸,外表像女人也就算了,希望你任务的时候别像女人似的就会哭唧唧”
       ……
      P.S宇智波泉奈:老哥你这嘴,活该单身!!!!!

冷漠的爱4(同1)斑扉

      “我的弟弟呦!”一声巨响从远处响起,莫名的像极了那两个打架之前的……猛地抬头,黑长直脑袋直直的扎进千手扉间怀里,“我的弟弟呦,哥哥想死你了,你怎么才回来?你知不知道……”
      “闭嘴!”呃呃呃,我怎么忘了,老哥这笨蛋一消沉就长蘑菇。欸,这都是命。摸了摸怀里老哥的脑袋“我这不回来了吗?我……”
      “回来了就不走了对不对,哥哥就知道你不会扔下哥哥不管的。桃华,告诉斑,今天开始扉间去暗部上班。”
       妈卖批,用坑宇智波斑那一套坑我。微微后倾靠在椅背上“确定我和他一块工作。”
       “不不不,是你在他手下工作。”
        ……我现在把这货塞回老妈肚子里重造一回行不行。“呵呵呵”“土之国大名儿子事怎么办?你打算。”
        “通知土隐村来接来。或者直接给土之国大名送回去。”“你有什么想法?”
        “这不都想好了嘛”千手扉间叹了口气“你说说你,早都知道吧,让宇智波火核那二货不是去杀人去了,你接我去了,对吧。”
        “我的扉间还是这么聪明呦,哥哥我……”
        “你能不能把心思别放在坑我上面,你……”怎么说呢,放别的上面最后好像还是坑我。“我不留下。”
       “可是呢,不行的。”
        明明一脸无辜,为什么我读出了阴谋的味道,慢着,早知道那就是说我哥也是……“呵,厉害”天然呆切开都是黑的,比我还黑,宇智波斑怎么在这货算计下活下来的。“就你一个还是说宇智波斑那大傻子也是一样的。”
       “咳咳,严格意义上来说,把你带回来的主意不是我出的。”慢腾腾坐回火影办公桌后的椅子上“是斑想出来的,毕竟嘛,咱们是一家人,总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哥哥也不放心呀。斑也是好心,你别用大傻子大傻子的叫他们,不好。”
        “……”我忍,我忍,我忍不了了!“我真服了你了,你真是我亲哥,我忙忙碌碌一辈子替你收拾尾巴,可能是我没收拾好,留下了麻烦,那有什么呀,我都放手了,不管了!反正怎么你也能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完了不是吗?你这不回来了吗,你不是知道怎么回事吗,你不是自己能解决吗?非得我回来呀,你让我回来也就算了,你居然联合外人坑我回来,你是我亲哥吗?”绝对不是,我才不信你是我亲哥呢!
       “呜呜呜,我的弟弟居然对我发脾气,我做为哥哥毫无威信可言了吗?好难过,做这个哥哥好失败。”
        又是这一套,长蘑菇长蘑菇使劲长蘑菇吧,我才不理你呢。
      “斑大人。”
      “带回来了。”头也没抬,把另一个文书拿过来,“没为难你吧”
      “……没”下意识的牙疼。“扉间大人去了火影楼。”
      “知道了。”放下文书拿起刀架上的忍刀赤瞳。“下去吧,去医院看看去。”
      “是”
       多年以后,千手扉间看着宇智波带土,心里满满的心累,原来宇智波这群大傻子遗传的不只是贤二还有戏精。
      “别消沉了,我留下还不行吗?”千手扉间坐在千手柱间的桌子上,随手抽出一本书“呦呵,这不忍者学校的期初规划吗。谁做的?”
       “斑。”
       “还行,不全一无是处。”辅助你也可以。“那我留下能干嘛呀?你说,你这不是有辅佐你的人吗?从转生学来说,他算是你哥,也是兄弟。”
      “不一样呀”抱着千手扉间的腰蹭了蹭,“哥哥不放心你,你明白的吧,作为兄长的担心和……”
      “得了吧”很无奈呀。揉了揉千手柱间的头发“我还不知道你。”“但是你不怕我还针对宇智波,我有多戒备他们你不是不知道。”
      “确实,宇智波的力量很强大,是一把双刃剑。”抱紧千手扉间的腰“但是,我希望你把他们当做伙伴,而不是武器。”“话说呀,扉间你是不是瘦了,怎么和女人似的?哥哥好担心呦,怎么能放心你自己出去呢。我的弟弟呦,听点话吧,哥哥很忙的。”
       “……哥,能让我多看你一点正经的样子吗?”
       ……
       “干嘛呢?”宇智波斑双手抱胸,“兄弟情深,怎么看着这么暧昧呢。”
       “你什么时候这么……”宇智波呀。千手扉间推开自家老哥,回到自己座位上乖乖坐好“接手暗部感觉如何。没我从中捣乱,你弟弟应该没事吧。”
      

      

冷漠的爱3(同1)(斑扉)

      “顾你来的是个小青年。”宇智波火核被千手扉间气的眼睛都是红红的,偏偏被倒吊着还挣不来。眼前的家伙吃着肉看着自己,一脸无辜“这里出了名的不孝子。”“我说的都是真的。”
      “真假又怎样!”“那有什么关系?我的任务委托人是他,接了任务就要做。”
      “啧啧啧,你们这么不讲道理的吗?你是不是宇智波泉奈的小弟,怎么这么像他。”宇智波泉奈战场上有的时候就和孩子一样,想来当初为什么不逗逗他,多有意思。
      “泉奈大人很强的,像他怎么了?!”
      “那他也打不过我。”作为黑科技专业户,千手扉间还是有着自觉的,更何况多年流浪学了各地的不少东西,总体来说,要是和宇智波泉奈打起来轻轻松松制服他。这不是自负而是自信。蹲的腿酸。千手扉间站起来,手里的千本上兔肉留下的油真心不好洗。“反正我和你说了啊,委托你的那家伙,是这里的人,他不是土之国大名的孩子。”“你们宇智波是不是脑子有泡,土之国大名孩子委托火之国忍者,怎么想的?”对呀,当初自己怎么想的,想来当初接这个任务的是自己,后来直接成为第一次人界大战导火索。
       “放我下来。”委屈巴巴,真的少有的委屈巴巴。但是生不了他的气。“我不动手。”
      “真的?”
      “真的!我不骗人。”风一吹,绳子晃悠悠,树干嘎吱嘎吱的响真的很没有安全感。“我想听听你的情报,然后!你和我走一趟!空口无凭呀,你算人证。”
       “啧,还有脑子哈。”千手扉间干脆利落的割断绳子,“控制好,别摔着。”
       “啪叽!”宇智波火核感觉门牙都被磕松了“你等我摔死再说合适。”
       “欸,求死呢,那可不行。”坐回小木桌前边继续自己的用餐“土之国大名孩子有两个,其中从小送到这个村子历练。那家伙知道了想顶替他,但是他家爷爷和大名的公子不还是在呢吗?这得除掉。所以顾了你们宇智波二傻子来。”后来,土之国大名震怒,为了给自己孩子复仇,向火之国出兵,第一次忍界大战,爆发。
       “松开我呀!”膈应人死了,慢着“你说谁宇智波二傻子!!!!!!”
       “你呀”宇智波不都是二傻子,连你们族长宇智波斑都算上。“吃点东西吧,我带你去见绯夜和卡兹纳爷爷。”
       “我打死你!”宇智波二傻子,我妈都没这么说过我。眼泪控制不住的吧嗒吧嗒往下掉。
       “嘿,还带这样的。”哭唧唧凶巴巴,挺好的。宇智波一族呀,都挺有意思的。脑袋都缺根弦。微微一侧身子躲过宇智波火核的拳头,手里的肉串一翻,塞进他手里“吃东西,要不然没劲。”懒得理你。
      多年以后,宇智波二傻子里宇智波镜笑嘻嘻的问着自家老师:老师,为什么咱们木叶宇智波被叫宇智波二傻子呢?千手扉间捯饬一下小卷毛的书包“乖,咱们又不傻,二傻子也不是叫咱们的。”
       一睁眼一闭眼就回到木业了,站在火影岩上,宇智波火核抱紧了千手扉间的大腿“什么妖术?”
       “忍术。”真是二傻子。怎么活到现在的?千手扉间笑得开心,着实解释了一番什么是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冷漠的爱 2 (同1)(斑扉)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宇智波火核接到的是秘密暗杀的任务,来之前觉得肯定很刺激很刺激,但是,“欸”看着穷山沟沟里只剩下孤寡老人的小村子,宇智波火核只觉得任务委托人是在闲的蛋疼。“刺激呢?高手呢?!一群孤寡老人有什么威胁,是不是闲的蛋疼?回去了先收拾那任务委托人。什么人呀,我堂堂宇智波的……”
       “宇智波的什么呀?”千手扉间倒立着站在树上,和宇智波火核四目相对,一瞬间血轮眼猛地打开,千手扉间同时猛地后跳,一手下意识抽出腰间的短刀“喂,别动手。我不是你敌人。”
        “……”憋住。没有闭上血轮眼,宇智波火核用力咽了一口唾沫“你谁呀!人吓人吓死人的!有没有这个常识呀。就算没有吓人也够五行缺火命里缺德的!!!!!”
        呵呵,可以呀,骂人都这么有意思。千手扉间站起身“我是路过的,并不碍你事。但是你的任务多多少少知道点。停下任务吧,别做了。”
        “你说不做就不做,你算哪根葱呀,我告诉你……”
       “我呀……是这个村子的地缚灵――”让你骂我。受气从来不是千手扉间的个性,怎么着都得捞回来。
         “……”两眼一翻,宇智波火核满脑子都是地缚灵。“呵呵呵,鬼”
        ……哈,晕了。千手扉间近前几步,随手折的树枝戳了戳宇智波火核,没醒,再戳戳,还没醒。一手抓住着宇智波火核的腰带,一个用力扛了起来。现世报呀,呆着没事闲的,明知道这家伙怕鬼出了名的,为什么还要吓他。用宇智波火核的口头禅:闲的蛋疼。
        “唔”一夜好梦。宇智波火核伸了个懒腰,咦,动不了,再伸还是动不了,猛地睁开眼睛,什么时候树脑袋朝下长了?!
       “醒了。”千手扉间烤着早起打的兔子,一人在外锻炼出来的生活技能完全是碾压自家老哥的,小火慢烤,烤得兔肉外酥里嫩,撒上点盐,啧啧啧,真是香的很。
       “……”什么情况,地缚灵白天也能……这小子吓我?!“混蛋,你给我放开,咱俩单挑!”
       “我又不是奔着打架来的,单什么挑。”忍具包里抽出千本,匕首,和卷轴,放出卷轴里的小木桌。拿过兔子,用匕首切完,千本穿成一串。“你们宇智波几百年也就出你这么一个奇葩。”唔,忘了,还有宇智波带土那个贤二。“忍者,居然相信有鬼,你是不是脑袋撞树上了。”
       “放开我,单挑。”
       “都说了不是奔着打架来的。”千手扉间拿着串好的一串“饿不饿,吃完了聊。”
        “那你放我下来。”
         “我又不傻,你当我是你呢,别人说啥我信啥。”“放你下来,等你听完我的话再说。”
         “混蛋,你又说我傻!”
         “怎么用又呢?”
         “你说我奇葩!”
          “呵,合着你还数着呢!”千手扉间递到宇智波火核嘴边的兔肉一下子拿回去,用力咬了一口。“真好吃。”
        “你不是给我吃的吗?!”
         “啧,递给你就是给你吃的。让你闻闻味。”

冷漠的爱 1(有私设,文笔烂。)(斑扉)

烂大街的重生梗。





       有人说过,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胸怀宽广,心性坚韧,更是用实际行动去爱一个人,或许默默付出,或许远远的看,如果有一天,这份爱爆发,它的能量又该如何呢!
       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的惨烈,千手扉间想过,是不是自己的错呢,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一切,如果,死在宇智波泉奈刀下,会不会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看着遍地狼烟,千手扉间心里说不出来的酸痛。
       “该走了。”深深地舒了一口气,重生一次,我成全你们的兄弟情深,成全你们的理想。千手扉间默默收拾好自己的背包,很简单的几件衣服。还从自家爸爸那里要了一点钱。现在的自己还没有上战场,现在的自己,离开,还来得及。虽说身体年幼,但是,战乱时代,小小年纪就自己生存的人太多了,不是吗?
      趁着夜色,小小的身影在千手的部落里不声不响的消失,留下的,就只有桌子上空着的水杯压着的辞别信。
       木叶的建成似乎是理所当然,几乎是从哥哥接任族长就开始积极促成,父亲的病逝,还是在那个时候,常年的战斗身体不好是必然,这个时代,人人都是如此短命,父亲,算是高寿了吧。那一天,不止千手一族,随着两族关系的缓和,宇智波也算盟友了,他们也出席了葬礼。混在人群里参加,又混在人群里离开,哥哥似乎瘦了不少,但是,人还是那么跳脱,千手桃华一向稳重,帮了他不少。
      “木叶村”少年的银发高高的梳成马尾,翘翘的发尾尾款,透出一股子慵懒。曾经的自己总是干净利落的短发,不论何时都是那般,也有着头发长了自来卷的影响。但是,如今不用顾忌身份,作为一个散人忍者,自然怎么舒服怎么来。
      “你来自木叶村呀?”男人看着清秀的少年说出自己的来路。一脸的不敢置信。“我们这穷乡僻壤的,消息特别不灵通都知道你们木叶了,听说你们木叶的火影特别厉害。一手木遁用的可以创造出原始森林!还有……”
       “宇智波。”
        “欸?唉!”老板干脆坐下来“你们木叶村姓宇智波都长得特别俊,我女儿还说这要嫁给宇智波的族长呢。”
        “我看可以呦,你女儿那么漂亮。”
         “您可别这么说,和您比,我女儿撑死了薄柳之姿。”
         “我男的。”
          “欸?我还以为女孩扮的呢,这么漂亮。”老板啧舌,虽说听说过有的男人比女人都要勾人,但是总以为是戏文里面胡邹的,哪成想今天可见到现成的了。少年显然是一个忍者,朴素无华的一身衣服硬是穿出一个贵公子的气质,人这东西真是奇怪的紧,有的人穿金戴银看起来也是土包子,有的人穿的破破烂烂照样是贵公子。“怎么不是女孩子呢?你们木叶有女忍者没?”
        “哪个忍者村都有女忍者呀。”没有经历上一辈子的的腥风血雨的战斗,或许是经历过一切的沉淀,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耐心。“说起来我也不知道木叶怎样了,毕竟我很小就出来一个人流浪了。说起来,算不得木叶忍者。”喝了最后一杯酒,千手扉间看了眼提着包袱匆匆出门的老板的女儿,正值青春,大好年华,“老板,你女儿跑了。”
       “去木叶今天有一队忍者刚好出发,我女儿也就是蹭个顺风车,去木叶见宇智波家的族长,惦记那什么族长也有半年了。”
       “相亲呀”宇智波斑相亲?!果然可笑,但是,也没什么,这样不正好说明自己离开的好。大哥应该是没空去赌场了,每天都事没有我替他处理,估计要手忙角落的一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