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了,我改,提意见,我也接受而且是十分乐意给我提意见的,但我不接受找茬,我写的东西差的远呢,我心里有数,所以你愿意看你就看,不愿意看你别看,老子没求你看,别给我哔哔这哔哔那,我都是有想法才动手的,用你说叨。

怂(青也同人)序

ooc慎入
       王也没想过再见到诸葛青会是这番光景,叹了口气,提起诸葛青的皮箱“别告诉你又和你女朋友分手了。”
       “嗯,真的又分手了。”诸葛青默默把王也刚刚扔给自己的风衣穿上,“你看,连门都不让我进。”
       “呵,那不至于被揍成这个模样吧。”
       “对女性没法提起力气反抗呀,更何况人家是个o”
        “还挺绅士”余光扫了眼被打成熊猫的诸葛青,突然觉得自己来的时候的幸灾乐祸的风凉话有点忒伤人,怎么说他和哪些A相比其实好很多。“用去医院看看吗?”
       “没事,没事,不用去。”“都是皮肉伤。”伸手就搭在王也的肩膀上“那个,老王,我离家出走出来的,你看,收留我几天呗”
         “准备着呢”早都猜到这孙子儿偷溜出来的,用人家女孩身份证开房还让女孩子出钱,忒没品。虽说有钱人的孩子都是人傻钱多。(也总你也是→_→)
       “谢了”“欸,不是我说,老王,你谈过恋爱吗?”
        “……本人道士。”傻鸟。没成年就出家,下山了又遇到那些事,哪有空。
        “欸,真的没有过。”小眼睛眯成一条缝,“那咱俩凑合凑合得了,AB也能……噗”
       “滚蛋”
        看着王也的背影,揉了揉肚子,身上的风衣带着淡淡的薄荷味。“我认真的呀,怎么就不信我呢。”
      “还不快点!”
      “欸,马上。老王你下手重了,真疼。”
       ……
      表哥,我怎么感觉你计划那么悬呢。宾馆窗边,女孩叹了口气,中海集团的三少爷吗?看来家里那边也得准备准备。
      

fate/zero (金皮卡原创同人 )真正的愉悦是你(ooc慎入)


       “顺从自己的渴望,这才是娱乐的本质,而娱乐会带来愉悦,愉悦会告诉你幸福所在,绮礼,你该走的道路已经出现了,明确到不需要感到迷茫。”
        远坂时臣听着宝石里传出的声音,身形微微一晃,随即马上坐回了椅子上,宝蓝色的眼睛里淡淡的孤寂。“怎么,后悔了。”
      “你知道我从来不后悔。”只是觉得有点失败,作为一个御主,居然被自己的从者嫌弃至此,虽说早有了两人肯定合不来的自觉。“我委托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
      “我回来晚了。”你的女儿已经被扔进了地狱,即使救回来,也不会是原来的样子。“我很抱歉。”
     “别骗我,我知道你有补救措施的。”远坂时臣攥紧宝石,“樱,樱是无辜的,我后悔的事情,前生今世都只有一个,就是樱和雁夜。”他们那么无辜,我的错,他们却也要承担。
      “对,有。”月光撒进屋子里,半掩在黑暗里的少年耳朵上坠着银色十字架耳坠,十字架中间是绯红色的宝石。“我把她带到了我的魔术工房,我爷爷那边现在还不敢对我动手,至于我二哥,你还是别去见他了。他现在对你没有一丝丝好感。”
       “樱,麻烦你了。”
       “算不得麻烦。”少年顿了顿“我说过,既然要我合作,那么就要给我好处,我不要别的,你的小女儿以后归我了。”
       “你……”
       “在我手里,比在老爷子手里要好得多,你还是知足吧。”少年微微一动,唇角微扬,银白色长发垂直脚踝“我不会虐待她的,你知道的。”
       ……
       “说起来,他也快回来了,我走了。”
       “……间桐旈夜,你别忘了,我如果告诉英雄王你的存在会有什么爆炸性后果。”
      “……”漂亮的蓝色瞳孔里淡淡的空洞“你不会说的。”因为我对你来说,如此重要。
       日本的夜一向冷漠。走在深夜冷清的街道上,少年一身天主教徒的衣服如此突兀却如此和谐。大概是从六岁就被打包扔到了梵蒂冈,所以一个人生活惯了习惯了冷冷清清。想到自己的休惜的地下魔术工房里那个已经眼神空洞洞的孩子,一阵头疼。虽说要过来了,但是那个样子能送去梵蒂冈吗?
       “奏者怎么不紧不慢的呢?明明是奏者说万分火急的。嗯姆”一张放大的笑脸从天而降,火红色的礼服用现代人的眼光看,有点……暴露。
       “啧,我说了,你等着我就好”带着樱出来,那老头没出手攻击你还真不容易。
       “奏者在日本,你爷爷那个非人类的异类应该不会动手,虽然我也是从者,但是作为不属于圣杯战争,单纯被奏者召唤的守护使者,应该没人攻击我。对不对,嗯姆”即使有也没关系,可以解决的了的嘛。“奏者呢,什么时候回梵蒂冈。”那里才是家好不好。
       “等一段时间吧”拉着樱的另一只手“我们先回临时的家。”
       “嗯姆”尼禄喜欢旈夜的脸,作为一个女人,喜欢漂亮的东西和人很正常的一件事。更何况,旈夜呀,并非人类,他是半神呢。强大又漂亮,而且和自己在有些地方真的很像。“樱酱刚刚有说想你呦。”
      “欸,真的。”低头看了眼小家伙“不怕我了。”
      “……”“旈夜”“很厉害。”可以杀人。
      “嗯姆”尼禄捏了捏旈夜的脸“奏者不止厉害,还聪明。”奏者还是神的呦。
      路灯的光并不是很亮,却拉长了三个人的影子,樱眼睛里光芒微微闪动,看着两个人,唇角淡淡的笑了。嗯,回家。

斑扉―零下100度的热度―16

              像是游离在世界之外的一条鱼,几千年,几百年的看着他们自顾自过自己的日子,他们居然忘记了母亲,只记得六道仙人的传说。母亲呀,她那么的爱着这片土地,爱着他们兄弟。或许是早都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意识体,母亲临被封印前的最后挣扎,但是,还是想叫那个女人一声母亲。
             “黑绝,你居然还敢来?”
             “我为什么不能来。”黑绝看着千手柱间,“别急着动手,我们需要谈谈。”没有走出树荫,像是被分割在两个世界,光明和黑暗。一如从前,母亲远行,留下自己让自己像是影子一样跟随羽衣和羽村,悄悄的,不能被发现的保护他们,他们是光,我是影。
            “你伤了我弟弟,还认为我会放过你吗?”
            “事关制造白绝的目的呢。”身边的树枝桠骤然停下。“事情关系到这个星球的未来呢。”“你还愿不愿意谈一谈?”
            “看你怎么说。”施加结界隔开外界一切,千手柱间一把把黑绝拉出树影。“我再决定该不该杀了你。”
             “我伤了千手扉间,可不可以理解为,他还没死。”
              “你……”
              “别急着动手,我既然一次杀不了他,就不会再动手第二次。”“说说我的母亲吧。说完了,你们大概也会谅解我。”
             “最好别耍花样。”
             “我既然来了,就意味着不会再有任何的花样。”因为宇智波石碑既然已经毁了,即使阿修罗因陀罗还会转世,也无论怎么做也不会让计划顺利了。“我的母亲,大简木辉夜,不是这个星球的本地人。”黑绝干脆坐下,“她来自一个并不美好的世界。生在一个宗家分家制服分明十分残忍的国度。她是宗家少有的天才,但是很不幸她是个女人。那里女人是注定要称为男人的养分的。一旦她结婚生子就会在生下孩子后被宗家的少主吸收,被她的亲弟弟吸收。”
              “我不明白,这和白绝有什么关系?”
              “听我说呀。”“为了活下来,她接下了来取神树果实的任务,来到这个星球,原本是为了完美的完成任务求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可是她遇到了爱情和友情,她无法放任这个星球被神树吸干然后所有人称为神族的奴隶。她决定留下来。虽然后来发生了一些不美好的事情,但那并不影响她爱这个星球,爱着善良美好的人类。”看了眼千手柱间,显然这个小子根本不信。“但是她不回去有人就会来接她,那个时候怎么办?这个星球依旧会被蹂躏的体无完肤,她决定牺牲一部分人类制造不畏攻击的超级兵器。这个决定让她的儿子们不理解,她的儿子们恨她,恨到封印了她。”
              “剩下的我都知道。”千手柱间看着黑绝“你拨弄阿修罗和因陀罗的关系,让所有人都成为你的棋子。”“你说,大简木辉夜爱这个星球,那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的孩子?你说大简木辉夜爱着人类,那她为什么要把人类做成白绝?说到底,她和我们不一样,她只相信自己。”“你的话说完了,我还是不想谅解你们,这样的保护我们人类,不需要。”
             “呵,我就知道你们根本不会理解她,根本不知道神族的恐怖。你们所谓的忍者,在他们面前不堪一击。你们或许可以赢,但是会付出血流成河的代价!”
              “不一定吧,付出相应的代价就会有相应的回报。或许相比辉夜的做法,我们会死更多人,但是,每一个死去的人都将成为这个世界和平的阶梯。”一起战斗过,大家都牺牲过,那么大家都会知道和平有多重要。
              “哈,我才知道。”黑绝靠近千手柱间“人们都说宇智波一族很可怕,原来千手才是最可怕的。”看着千手扉间“你们兄弟俩都很会算计人心,你看似不精通这些算计人心的事,实际上你最懂,为达目的,不计代价。”为了所谓的和平,你可以冷血的看着那些人去送死事后还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算了吧,我不会再管了。你和宇智波斑联手就能打开异空间的门,送我去找母亲吧,我和母亲不会再插手你们的事。”
            

斑扉―零下100度的热度―15

       像是被一团不知道是什么的水包裹,无法呼吸无法移动但是还死不了。一点点的向下沉。
       “爸爸,拉住我的手。”小孩胖乎乎肉嘟嘟的小手穿过厚厚的水璧伸到自己手里,“爸爸,快点!”
       “唔。”费力的睁开眼,却怎么也看不到那孩子,嘀嗒嘀嗒的仪器声就在耳边响起。转动眼睛,隔着玻璃窗看见那个人“……”别走,宇智波斑。
       “哥!你怎么还是想不通。”半个月了,哥哥就像是钻进了牛角尖一样,怎么也走不出来,作为血脉相连的兄弟自己知道他的想法无非是想亲手杀了绝,但是根本无法杀掉绝还会赔上一双轮回眼。
      “我不想放过他,只有他,绝对要由我来杀。”不去看泉奈,转头看着隔离病房。一瞬间呼吸都要忘记了。“我要进去,他醒了,他醒了!”
       “哥!”泉奈一把来拉住宇智波斑“先去找火影呀,扉间睡了很久,他的身体好没好需不需要调养总要让人家专业的来看看。”
      “对,我去找。”看着老哥几乎飞出去的样子默默的松了口气,我拦不住你,能拦住你的只有他。
       “傻子”是不是又犯蠢了。
        是摸得到的,是会动的。握着千手扉间的手放在心口“嗯,好想你。”多亏你还在,还好你还在。
        “……”肉麻。千手扉间调过头闭上眼睛睡觉,很累,在那里那么久,每时每刻都要万分警惕,累的不是肉体而是内心。
      “别睡了,都睡了那么久了。”跑到另一面看着千手扉间“看看我,和我说说话。”
       “滚开,不想看你。”看着宇智波斑的眼睛“眼睛还在,没疯。”
       “我要去做一个大事,你在木叶乖乖的等我回来,好不好。”
       “不好。”抽出被宇智波斑握着的手“你要走,我就死。”或许宇智波的爱之心是拖住你最好的武器,你爱我所以我有任性的资本。
      “扉间,别任性。”
      “谁在任性。”多少听泉奈说过最近的事“你要走,还要轮回眼,我还没死呢,不用月之眼计划。”
      “不是。”好委屈。“我好疼。看到你一身血的回来,这里好疼。”你应该了解的,我们宇智波一族的性子。
      “好好的,不然我也疼。”不知道是违心的哄骗还是真的会疼。千手扉间闭上眼“让我睡会,太累了。”
       “嗯”真好,你会因为我疼。脱了鞋爬上床,隔着被子抱着千手扉间“睡吧,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怎么会觉得安心呢,这家伙明明是最不稳定的大炸弹。那个拉自己出来的孩子,好想看看他。

斑扉―零下100度的热度―14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本来就偏瘦,病房里机器嘀嘀嘀的响个不停,不知道都是些什么机器连着的管子插进本来就有些偏瘦的身体里,千手柱间已经整整三天泡在这个病房里没出去过一步,漩涡水户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宇智波两兄弟再来的时候只看见趴在病床让攥着扉间的手不停的呢喃的千手柱间,这样消极的他,之前只见过两次次,公公去世和扉间的那次死去,他发誓要让世界不再有战争的时候。“绝对不会,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
      “够了。”握住柱间的手“我知道,你现在恨不得马上找到那个绝,然后杀了他。但是有用吗?扉间能马上就好起来,马上就摆脱危险期。”“扉间还没有说肯定能好了呢,他还需要你,他需要一个精精神神的大哥来拯救他,整个忍界,除了你,没人能救他了。”
      “水户,我好恨,我为什么要让他去做这个任务,别人都可以去的,我为什么……我明知道……”
      “够了!”一巴掌扇过去,提着柱间的领口“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以为现在绝不找他以后就不找了?你们早知道绝不会放过破坏他计划的扉间,那为什么不早把他保护起来,你们不就是在用扉间做诱饵引出绝吗?”“你以为扉间不知道,错了,他早都知道,甚至是他在引导你们这么作!真的为了他好,就救活他,等他醒了,你们慢慢赔罪!!听懂了吗?!啊!!”扉间呀。看着那个截然不同的孩子水户丢下柱间摸着扉间的脸“你们都对不起他。我也一样。”在斑找来的时候不该磨磨唧唧非要知道前因后果,不然,能更早找到他的。“对了,等扉间情况稳定下来,你去宇智波看看,泉奈让斑打的伤的挺重的。”整件事最无辜的就属泉奈了,从头到尾什么都不知道还要挨揍。
      ……日落西山,又是一天,斑隔着玻璃看着重症病房里医疗忍者来来回回的忙活,斑和柱间不一样,上一世经历过失去唯一挚爱被控制利用到死,疼过了习惯了,所以即使疼痛也能理智。自从水户上一次感知到绝曾出现在木叶就再也不曾感知到过,说起来难受,整个忍界能感知绝的只有水户的感知恶意的能力,只有水户知道绝那个混蛋的方位。“哥。”“对不起”泉奈看了看病房里的那个人,咬了咬唇,“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隔着玻璃摸索着扉间的脸,真是恨不得飞进去,如果不是因为柱间说过自己进去就是添乱要进去了了“是我把你们丢出去当的诱饵,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回过头来看着已经消肿了不少还是鼻青脸肿的泉奈“泉奈,说实话,我在用你撒气,明明知道你被控制了还要废了你的手。”是我没用,在这个事里,你最无辜“恨我吗?”
      “不恨你”因为现在,哥哥你比谁都痛苦,度日如年也不为过。但是你不能说,你再痛苦也要逼自己冷静下来,机智下来,你还要走下一步棋,捕捉绝的棋局已经开始,就绝对不能中途停下。
      “不恨我,我接下来,还要用你走下一步。”抱了抱泉奈“我要你的眼睛。”我需要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我需要开轮回眼,这样,绝才能出来,我才有必胜的把握。
      “你要假装叛逃!”泉奈一把推开斑“我不同意!扉间没死的消息是瞒住了,你揍了我一顿也让别人以为我们不合。但是,谁都知道,你自己去千手森林救的扉间,绝能不知道!”“我听柱间说了你们的事,我知道,你们是重活一世,你们拿着剧本回来的。但是不一样,事情和上一回不一样,你这是在以身涉险。轮回眼一开,如果我是绝,我会杀了你取眼,换一个我觉得利用起来更稳的一个人来做,而不用这个有可能反水的家伙来做!”“哥,你听我说,如果扉间现在清醒,也会这么说。”“冷静一下,现在的你需要冷静冷静。”

斑扉―零下100度的热度―13下

       “做什么?”黑暗里那双绯红色的眸子一掠而过“你说我要做什么?你这个骗子!”“你不应该这么做的,你应该杀了我,乖乖的在那场战争中杀了我!”
       “哈!”扉间愕然,微微向后靠了靠,看着一身武装的宇智波泉奈“你在求死。”对呀,以前怎么没想过,虽然他和我一样思想极端,但是,如果前路未定结局未知我和他一样都是不会去用死解决事情,那么,他当初为什么要死,为了换眼睛给斑,不对,用脑子想对付在弟弟面前智商为零的宇智波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换给他才对,为了让同盟不成功,不可能,宇智波泉奈一死宇智波失去一大战力,都可以说形势瞬间逆转,那么,是为了什么?“喂,只是求之不得,不至于吧,我还没和宇智波斑上床,契约不算完成,接下来,由你来做也一样,你们流的都是宇智波宗家的血不是。”
      “你……你说什么?”还没结成契约!还没结成契约。月色撩人,明明少年一向冷漠疏离的精致面孔此刻如此的诱惑。攥紧了拳头,指甲刺进掌心,疼痛换回些许理智,这不对,我不该这么对他,哥哥那么爱我,我又那么的爱哥哥,我怎么了恨哥哥抢走扉间!
       可是脑袋里清晰的回响着那个声音那么说:对,我恨他,他抢走了我的扉间。
      不对,那不是抢,扉间是个人不是武件,扉间选择的哥哥才对。
       他选择了哥哥就是对吗?我守了他那么久,他居然选择了哥哥,她也是背叛了我的叛徒,廉价的男人而已。
      “不对,不对,他才不廉价,我不许你这么说他,他最好了!”比任何人都要好的一个人。
       “黑绝!果然是你,给我滚出来!”
       “欸?黑绝,在哪?”
       “别看了傻子。”千手扉间握紧苦无,“你内心出现动摇,给了他附身的机会。”“其实说到底,黑绝,我一直都想说那么一句话,你真的觉得自己是大简木辉夜的孩子,那么,是孩子的出生无论是人还是神,都需要一个父亲,你的两个哥哥有父亲,还是作为人诞生的。那么你呢,是人没人形,是神没资格,算什么,说到底不过是……”
      “给我闭嘴!!!!!!”嘶哑的声音透过木屋的墙壁传出好远“混蛋,你给我闭嘴,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说我算什么,我是母亲用意志创造的孩子,我是她孩子!”
       “那问题来了,有哪个母亲愿意孩子出危险。”即使是大简木辉夜也是为了在她故乡的人找来的时候能够从那些人手里保护好大简木羽村和大简木羽衣而发动无限月读制造人形兵器白绝。“她为什么愿意蜜满世界得罪人的乱跑呢?”
       左手紧紧的扣着不由自主动起来的右手,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的,但表情一定狰狞的很,半身都在不受控制“扉间,你别激怒他了。”我快控制不住了。现在的我,无法保护你。
      “泉奈,你说错了,我可不是为了激怒他胡说的。”后天修炼的感知力清楚的感知到曾在那个夜里在自己肚子里种下万恶的改造术式的那股查克拉的靠近“那都是实话。”“说实话,绝,你自己也知道,你不过是她分裂出来的一个意识体,为了让自己找到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你就把自己想象成她的儿子。而她从头到尾不知道你想象力这么丰富,要不然,你活不到现在。”“你的母亲很伟大吧,伟大的人都是孤傲的,她不会允许这么恶心的东西冒充自己的儿子在外面乱晃!少用复活母亲什么做借口了!不过都是你这个怪物想复活辉夜,然后控制她的理由罢了!”
      “你闭嘴!!!!!”那一瞬间控制不住半身持剑冲向被锁在石床上的人。
      “噗”刀剑没入肉体,一瞬间血花飞溅,溅的血花刺激的脸上的感官,好热,他的血,真的好热,原来这个冷冰冰的男人的血是热的呀。
      “说到底……你……你……你就是个……不依附别人……就不能成事的废物……你厉害的话……就出来……出来自己动手……不附身任何生物的……杀了我……啊……做得到吗,一个机器。”
      “你必须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听不见任何的东西,在拜托控制的一瞬间扑在扉间的身上一个打滚抱着扉间冲出房子,幽暗的森林里,冰蓝色的须佐能乎直冲云霄
       “傻子……你醒了……”
         “扉间,听得到我的话吗?别睡觉,千万别睡!”
        “太累了,好辛苦”活着好辛苦,怎么做都是错,不是让你哥哥变态,就是让你遇到这种事。
       “你死了,我哥会杀了我的。而且他会毁灭世界,你要相信我,我哥做的出来。所以呀,再累,也要活着,等到了木叶,见到你哥,你哥一定能救你的。”
       “怎么会……”我又不是你。
        怀里的人手落下去的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都黑了,远远的看见哥哥冲过来,说了什么?问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千手柱间接过扉间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血,染的他的手彤红,一个人原来可以流这么多的血,明明是瘦的风一吹就能吹跑了的一个瘦货。

斑扉―零下100度的热度―13 (我决定皮一下。)

     “扉间呢?”
    “没回来吗?”泉奈脱下沾了血的外套“我们做完任务就回来了,他去哪了,我没问。”一半脸掩在阴影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不过哥哥,墨零就是扉间的事,你怎么没告诉我呢,这算作弊吧。”
     “你这不知道了吗。”斑皱眉“杀了他的你,想必他也是不愿意承认,他没第一时间告诉你不就是做好的说明了。既然是折磨,有何必相认。”“你……不知道他在哪?”
      “哥哥你用契约的联系力量试试吧,我不知道。”
      黑暗里有双绯红色眸子盯着自己,灼热的让人感觉整个人被穿透,扉间动了动左手的铁链,带着封印查克拉的符咒的厚重铁索几乎让左手抬不起来“动呀……”“呼呼呼……该死的,真沉。”
       “别挣扎了,没用的。”嘶哑的声音透出满满的恨意。
       “是你。”一把抽出忍具包里的苦无“你想做什么?”森然冷意席卷全身。
……………………………………
          当当当,后面怎么走呢,大家商量商量,是黑绝阴谋不成开始阳谋,还是泉奈求之不得干脆毁掉!

辛辛苦苦码好的文,一瞬间被吞的一干二净,连根毛都没留下。

斑扉―零下100度的热度―12

       “泉奈。”看着一身标准的宇智波衣服的千手扉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心疼明明不该这样的。“久等了。”
       “……”伸出的手还没有碰到前面的人,他就消失不见。“别走!”蓦然的挣来眼睛,夜里天上并没有几颗星星的影子,今天是个阴天,天气也不是那么的闷。握紧拳头,狠狠地捶了自己一拳“都怪这双手都怪这双手,都怪……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千手扉间。
       “欸,还没睡。”千手扉间出来喝水,抱着杯子坐在宇智波泉奈身边“怎么了,睡不着,动静闹得那么大,把我都吵醒了。”
      “嗯”手指滴滴答答的落下血珠,宇智波泉奈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缩“烦躁而已。”
      “是为了……千手扉间吗?”虽然前两天桃华陪自己练习飞雷神时候说过宇智波泉奈自从自己死了以后万分安分的事,虽然桃华没有明说,但是从桃华那里知道了宇智波泉奈的感情。
      “不是”突然想哭,大男人一个居然想哭。宇智波泉奈攥紧袖子“只是,死的那个,不该是他。”
      ……
       “等我一下”千手扉间放下杯子,回到房间里面,“药箱呢?”
      “给你。”宇智波斑递给千手扉间,“他性子如此,等他自己慢慢忘记吧。”
      “不和你一样吗?”接过药箱,“当初,你忘记泉奈了吗?”宇智波的爱,一旦遗失,如果不及时治愈就会变成巨大的痛苦,折磨着他们,让他们无法正常生存。“你是宇智波,却没我了解宇智波。”
       “欸,伸手过来。”扯出宇智波泉奈的手,千手扉间扯过绷带用力一卷
       “啧。”
       “诺,还知道疼,不赖。”千手扉间包好他的手“千手扉间,很重要吗?比一族还重要。”
      “我……”
      “泉奈大人,容我直说吧,你现在这样,很不值的。”收拾好衣摆,跪坐在宇智波泉奈对面“你们是对手,你觉得他为什么去死。因为他知道,你和他都存在,木叶就无法成立,他要的那个和平世界就无法完成,但是,不想你去死,那么就只能他去死。”
      “他才是不该死的那个吧!凭什么他要去死,凭什么必须是我们中有一个必须死!”
      “你不是知道原因吗?”定定的看着宇智波泉奈“你不想两族合并,那样没理由再和他打了,如果连打架都做不到,他会忘了你,所以,你不想两族合并。”“那天,如果不是他收招,死的那个人应该是你吧。用死亡让别人铭记你,你凭什么那么自信,活着都做不到的事死了就能做到?死亡的那一个永远都是轻松的,活着的人的辛苦死的的那个一辈子也感受不到!”
      “你……你怎么知道?”那天我把所有人都支开了的。
      “泉奈大人你的爱,太偏激。千手扉间无福消受。忙了他吧,他如果现在活着,你也只是对手和朋友,不会更进一步,他不会和你抱有一样的感情”因为他已经被预订了,即使没被预订,也一样不喜欢你这种用死亡结束一起的混蛋。
      “……”“你怎么知道……我们之间的事。”
      “因为我呀,是当事人呀。”千手扉间提起药箱起身“忘了千手扉间,他死了,让他安心去死,也是一种爱。”
     …………羽衣墨零!哥哥的羽衣墨零!哥哥的……千手扉间!
     

斑扉―零下100度的热度―12

       明明知道,他之所以留下不是因为爱,而是为了不让自己和柱间再闹矛盾,但是看着他的样子,莫名的心安。“扉间,你恨我吗?对你做了那种事。”
      “恨呀”千手扉间侧眸看了眼宇智波斑“你怎么不直说,直说我不一定不愿意。偷偷摸摸像个什么样子。”知道的时候吓了一大跳,什么鬼,这么大的事我居然不知道。
       “毕竟一般男人都不愿意。”
       “嗯?”所以呢,偷偷摸摸种下术式,到时候不管我愿不愿意都跑不了。以前怎么看不出来,真的贼精呀,宇智波斑。
       抱紧千手扉间,头抵扉间的颈间,“我不会放手的。”
      “嗯?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抱紧怀里的少年,宇智波斑侧过头看着千手扉间的眼睛“真好看。”人们都说宇智波的眼睛有多好看,却不知道,最好看的眼睛一直都在千手扉间身上,绯红色或是银白色都漂亮的夺目。
      “你是没事怎么的?族里的事你不用去管吗?”
      “你当这是以前。”宇智波斑很喜欢在这里晒太阳,暖洋洋的。“有每天的任务,够他们忙活了,留在这里的都是一群老弱妇孺,我和他们也说不到一块去。”
      “和我说到一块了,我也是孩子。”放下手里的卷轴“陪我练飞雷神吧。”
      “普通孩子能想到飞雷神?”攥紧千手扉间的手“陪你练习,我有什么好处?”
      “你居然还要好处!”千手扉间回过身“我都卖身给你了,你还要好处?别太贪心,贪多吃不下。”
      “明天你要出任务对不对,和泉奈。”
      “嗯。”
      “那你推了这个任务。”泉奈有多熟悉千手扉间,世界上除了宇智波斑就是泉奈最熟悉他了,让他们独处,不放心。
      “他还能吃了我,还是说,你怕我,杀了他。”千手扉间看着宇智波斑的脸,这张脸上担心,恐惧,什么的情绪永远都和宇智波泉奈有关。
       “嗯,怕他吃了你。”扣住千手扉间的手微微用力一个翻身把千手扉间压在身下。“你该有点危机感吧,现在你还没有只是我一个人的。”
      “不推。”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才不做那种不打自招的事“你要是担心,我今天就把我自己交给你。”千手扉间挣了挣,挣不来宇智波斑的手,叹了口气,吻了下宇智波斑的脸颊“既然在你身边了,我就决定好了,我不会后悔。如果你后悔那天,我就离开。”
       ……这家伙,真的……真的……真的好阴险。明明知道,我不会放他离开的。“我知道,哪怕到了今天,你还是为了柱间,为了木叶,选择留在我身边安抚我。但是,千手扉间,从我给你冠上宇智波的姓氏的时候,你的心里我希望,只有我。”现在,我才不会对你下手。“现在的你,我不要。”